• <p id="h0a3r"><label id="h0a3r"></label></p>
    1. <pre id="h0a3r"></pre>
          <track id="h0a3r"></track>
        1. <pre id="h0a3r"><strong id="h0a3r"><xmp id="h0a3r"></xmp></strong></pre>

            文海拾贝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艺苑风景 > 文海拾贝

            老丁的家事

            发布时间:2015.08.19    作者:潘北项目部 刘文光

            丁广金,东华集团公司一名老员工,前年已光荣退休了。因为他长我几岁,又是多年的老伙计,称呼老丁,感觉亲切自然。

            老丁,人高马大,肩宽腰圆,他和所有同龄人一样,也经历了上学下放、招工进矿的特殊历史时期。子承父业,老丁在煤矿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原来也是生产一线的一名虎将,一次意外的工伤事故,老丁的腰严重受伤,休养了两年,还是不能承受重体力工作。于是老丁告别了最熟悉的煤矿生产一线,调入了矿生活后勤服务公司工作。

            第一次拜访老丁家,大概是2002年的春节前。那时,我已从矿机关部门调入生活后勤服务公司担任党总支书记,节前家访慰问到了老丁家。老丁住在当时李一矿最大的棚户区工房河西村,印象中他家住在西头第一户,一个不大的小院子里面住着丁家四代三个家庭,他一家四口和弟弟一家以及母亲住在一起,在当时应该是一个生活比较困难的家庭了。那时老丁的腰还没有完全恢复好,痛苦着表情,半弓着腰和我们握了手,寒暄后便拉起了家常。方知老丁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中专毕业后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只好远下广东打工,当时在广东的一个电子器件加工企业工作,收入也不高。小女儿已读中学,我们聊天时,她正安静地坐在一个角落里学习。

            2003年,淮南矿业集团主辅分离改制,我和老丁都离开了煤矿,老丁因为身体原因在物业处的卫生队从事着力所能及的工作。改制后的东华集团,迅猛的扩展着业务,老丁也从老区物业来到了新区工作,在潘北项目部做了一名司炉工,五十五岁那年,他光荣地退休了。

            今年春节,在小区里我又见到了老丁,他还是那么壮实,只是头发白了许多,人也显老了,但是脸上泛着红光,说话还是粗声大语,笑声朗郞。伙计见面不免又提起了家事,谈人生,感慨万千,只觉时光太快,谈到了家庭,老丁有点黯然忧伤,感慨两个女儿的命运差距太大。老丁的大女儿,在广东打工时认识了一个四川籍的小伙子,人也不错,两人又在一起工作,当年相处的时候,老丁也没有感觉什么不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两个年轻人恋爱了一段时间自然就结婚了,婚后育了两个孩子,由于只是在广东打工,两人的家乡又都是那么遥远,在当地自然办不了户口,买不起房。现在两个外孙女都已到了上学的年龄,女儿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淮南,和老丁两口子住在了一起,女婿留在广东挣钱养家。虽然,现在的住房宽裕了,经济也不成问题,只是大女儿一家天各一方,有着太多的困难和不便。

            老丁的小女儿也是中专毕业,毕业后便跟随父亲到东华潘北项目部成为一名劳务工。做为职工子女,后被东华公司招录为正式员工。有了固定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自然追求者不少,一名矿上的机电工成了老丁的佳婿,小女儿结婚后在西部绿洲买了一套商品房,孩子由爷爷奶奶带着,小两口出双入对,幸福无比。

            老丁说:“这十年是我们家发生最大变化的十年,没有东华集团公司的大发展,就没有我老丁快乐的退休生活,我的小女儿就是东华发展成果的最大受益者”。

            友情链接: 安徽政府网淮南政府网中国物业管理协会淮南物业管理协会淮河能源网

            版权所有:淮南东华实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皖ICP备20004335号  皖公网安备 34040002000020号

            公司地址:安徽省淮南市田家庵区洞山宾馆路  邮政编码:232001

            毛片在线播放网站
          1. <p id="h0a3r"><label id="h0a3r"></label></p>
            1. <pre id="h0a3r"></pre>
                  <track id="h0a3r"></track>
                1. <pre id="h0a3r"><strong id="h0a3r"><xmp id="h0a3r"></xmp></strong></pre>